分类:生活百态

万网翔云主机,就是个坑人的蛋

有名的万网,主机以稳定著称,但近来万网上了一些称之为“云”的主机,美名其曰“翔云主机”,被代理(米吧)说得晕晕了,以为是完全独立的服务器,就花了近5000大洋买了一台,用了一段时间,发现万网这机器就是标准的垃圾服务器,是用来洗钱的东西,大家如果有打算入手这服务器的,请注意了。 使用了三个月,我对万网翔云主机总结为以下几个特点: 机器就是个VPS,机器看着配置很高,但是咱们看到的是一台机器的配置,但这台机器里装了多少VPS,谁也不知道,资源一分,就没了,经常CPU、内存100%,导致机器宕机。 万网安装的系统无法升级内核,centos系统,5.4版本的,无法正式升级内核; 集成了一些工具,清理不干净; 后台主机管理工具很差,如果主机C […]

查看更多

孩子的教育,哪能只背三字经?

本来打算洗洗睡了,睡前用手机上了微博,浏览了一下优酷,一个几个小孩子暴打老人的视频让我再也睡不下,视频中这些孩子对老人下手之狠,让人心痛!此时,作为一个教育者,我久久不能睡下,胸口一阵阵憋闷,脑子一片空白,于是起来开机,写写自己的一些想法。 不记得是哪一年了,哪位伟大的国家领导人提出科教兴国的口号,把教育放在国家发展中非常重要的地位。那时,我还是个师范生,因为这口号,让我对未来充满着美好的期待,我踌躇满志,因为我觉得,我们的年轻一代是有希望的,因为我们是一个重视教育的国家。 今天,我被现实击败,发生在眼前活生生的例子,让我对教育失去了信心,当时的教育现状也让我对中国的未来持怀疑态度,我很担心在不久的将来,我们将人将不人、国将不国。 […]

查看更多

《活着》:京城上访村的除夕

中国上访的历史可追溯到上古尧舜时代。当时,衙役于交通要道设立木柱一根,上安放横木,百姓谏言、诉冤可刻于横木之上,称为“桓木”。明代,柱子的材料换成汉白玉,云龙纹盘于柱身,象征皇权,百姓再也不可谏言、诉状,更名曰:华表。 古典戏剧中,告御状、诉冤屈的故事比比皆是。故事情节大多相仿:草民受地主、乡绅或官吏的压迫,家破人亡无处伸冤,只能沿路乞讨进京,击鼓鸣冤告御状。 今天,现代版上访故事仍在上演。在北京南站附近的大桥下、马路边、出租屋内,多年来盘踞着“进京告御状”的上访人群。他们带着各自的故事和冤屈,一次次被驱赶、遣返,再回来。这是一个与你我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、同一座城市里,受打压、被漠视的群体。在漫漫的上访路上,有截访、拘留、“被精神病 […]

查看更多

血腥残忍的鹿茸收割

同在一个地球上,我们人类却霸占着整个空间,我们自私、贪婪、残忍、血腥,我们已经生活得不错,却非要其他生灵逼上绝路,这一切都源于人类的自私、贪婪的本性。 血腥的屠杀来源于消费需求,因为有这帮极度变态的消费群体,才使得动物们步步走向绝境!在此,向那些消费者和残杀者送去诅咒,在他们死后的那一天,他们会在地狱里被这些动物的冤魂陪伴。 本篇日志欢迎转载,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保护环境、爱护动物行列中!

韩寒大作之:《要自由》

上上篇文章里说,每个人要的自由是不一样的,上篇文章里说,民主,法制,就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。圣诞再打折,东西还是不会白送的。那我就先开始讨价还价了。 首先,作为一个文化人,在新的一年里,我要求更自由的创作。我一直没有将这个写成XX自由或者XX自由,是因为这两个词会让你们下意识的觉得害怕和提防。 虽然这些自由一直被写在宪法里。事实上,它一直没有被很好的执行。顺便我也替我的同行朋友——媒体人们要一些新闻的自由。新闻一直被管制的很严。还有我的 拍电影的朋友们,你不能理解他们的痛苦。大家都像探雷一样进行文艺工作,触雷就炸死,不触雷的全都走的又慢又歪。这些自由是时代的所趋,也是你们曾经的承 诺。我知道你们一定对苏共进行过研究,你们认为苏共的失 […]

查看更多

韩寒大作之:《说民主》

问:革命不一定是暴力革命,天鹅绒革命就是完美的典范。 回答:我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够发生在中国。不谈当时的国际局势,也不说整个捷克的人口只有北京的一半。相信天鹅绒革命其实就是选择相信了民众的素质,执政 者的忍让,文人的领袖,这三者的共力才能形成天鹅绒革命,我认为这三者在中国全部不存在。你不能把一场完美的革命常挂在嘴边来反驳也许未来不完美的改革。 我理解中国很多文人和学者对天鹅绒革命的感情,他们甚至能够在脑海中将自己代入哈维尔的角色暗自感动。但无论中国发生暴力革命或者非暴力革命,文人所处的 地位和角色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要低得多,更别说能作为领袖了。而且国民素质越低,文人就越什么都不是。你也不能用完美的民主,完美的自由,完美的人权从字面 上 […]

查看更多

韩寒大作之:《谈革命》

最近翻看了很多问题,革命和改革两个词被频频的问起。平时媒体也很喜欢问,但是也只是一问一听,无法见诸报端。写下来无论什么观点,八成也是不保的命。但 作为这次冬至回读者问的第一篇,我就先用整个篇幅来回答我关于革命两个字的看法。我综合了读者和一些内外媒的提问,在这里一并作答。 问: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,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么。 回答:在社会构成越复杂的国家,尤其是东方国家,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。很坦率的说,革命是一个听上去非常爽快激昂并且似乎很立竿见影的词汇, 但是革命与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。。首先,革命需要有一个诉求,诉求一般总是以反腐败为开始。但这个诉求坚持不了多远。“自由”或者“公正”又是没有市场的, 因为除了一些文艺和 […]

查看更多

朱镕基骂社会 一骂一个准

文章转自吴达的一篇文章《朱镕基骂过谁?》,感觉朱爷爷当时骂的好,骂得痛快!现在我能深深地感受到朱总理的无耐,对当局、现状的无耐,只希望朱总理安息。下面是朱总理的《朱镕基讲话实录》中的骂语,转过来,爱国青年们共赏。 打开四卷本《朱镕基讲话实录》,翻阅这些时隔多年的文稿,人们仍能清晰地感受这位耄耋老人力透纸背的怒意。当时担任国务院总理的他,曾不忿官场陋规,直斥走私之非,大骂以竹筋替代钢筋的防洪工程为“王八蛋工程”。再回首,我们才惊讶地发现,这个脾气倔强、性格率直的湖南“伢子”从未离开,而我们今天想骂的,朱镕基当年都已骂过。 批京沪高速铁路:我是泼冷水的 我们不能总搞锦上添花,对京沪高速铁路我是泼冷水的,先雪中送炭嘛。我是上海来的,难道不 […]

查看更多

神马都是浮云,除了信仰

我们中国人缺少的就是信仰! 时光在点点滴滴中流过挥霍寂寞 选择在现实沙漠中干涸谁能逃的过 希望在凛冽寒风中奔波慢慢蹉跎 理想在物欲横流中消磨能是谁的错 rap:这就是现在的我有自己的风格 希望好的付出会有好的结果 路上太多的车房价变成泡沫 怎么能环保低碳所有人同等尊严的活着 想起我的朋友都在四处拼搏 都在传说只要有钱就能摆平所有一切 我不能拒绝也不想附和 因为我的想法还不值得让别人去揣摩 时光在凌乱反复中交错匆匆流过 选择在爱恨交融中沦落该如何选择 希望在幸福伤痛中漂泊拒绝懦弱 理想和希望绝望交汇着最动人的歌 rap:说一说我的想法其实也是瞎说 我希望大家都能稍微有些信仰 不能仅仅是拜金当然有钱非常重要 可是手里有了钱之后也应该有点 […]

查看更多

闵湘子:诬陷救人者,应以诈骗未遂追责

今天从keso微博得到这个链接,看到闵湘子一文,感觉很应该引起关注,就转发一下,与兄弟们共享。 8月26日,如皋司机殷红彬在驾驶公交车途中,停车搭救一名骑车侧翻的石老太太,反遭获救者诬陷为撞人。幸亏公交车的监控录像将救人的过程清晰记录下来,最新的消息说,得悉有这段录像后,石老太太表示道歉。(8月30日《扬子晚报》) 这是一起峰回路转的悲喜剧,虽然好心人恢复了清白,但人们却高兴不起来。设想一下:假如救人者车上没有监控设备或者录像没有保存,他会不会再重蹈彭宇的覆辙?殷红彬事件和彭宇案件本质上没区别,都是善良被邪恶压制的结果,只是,殷红彬运气比彭宇好一些而已。 从 彭宇案到许云鹤案再到殷红彬事件,可以发现一个清晰的脉络,那就是个人私利对道 […]

查看更多